从高原到沸点: 10年VC“狙击手”的新征程

分类:行业新闻 发表时间:2016-07-16

(原标题:从高原到沸点: 10年VC“狙击手”的新征程)

“时代变了,时代变了。”6月30日,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涂鸿川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这一天,从法律上讲是涂鸿川在高原资本的最后一个工作日。

涂鸿川在1995年中国VC的萌芽阶段时加入集富集团,2005年在硅谷VC大举入华时,加入高原资本,并在次年开始代表高原资本投资中国市场。

当又一个十年开始时,涂鸿川和高原资本董事总经理姚亚平、原360高级副总裁于光东共同成立了沸点资本。什么样的势头,让涂鸿川决心再迎挑战?

“继续让美国的合伙人参与中国市场的决策,会出问题。还有,就是人民币的时代到了。”涂鸿川说。

翻开高原资本中国的成绩单:10年时间投资了10家公司,其中6家已经完全退出,只有1家为亏钱退出;到目前为止,投资收益中已分配部分的IRR是62%。

高原资本在华投资10年,“狙击手”式的打法从未改变。如今,新基金的打法也继续延续这一思路——求质不求量。

高原模式还不够high

谈到高原资本中国,行业的普遍印象是“特立独行”——进入中国市场10年,中国团队平均规模为两人。

2015年上半年,在VC仍在争相下注独角兽企业时,高原资本全年退出了3个项目、新投项目数为“0”。这一年,高原资本把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被投企业的退出上。

VC圈谈“80/20”法则时,往往是指80%的项目表现平平、20%的项目业绩卓越。但涂鸿川却执拗的说“我们希望结果是另一种方式——20%失败、80%成功。”

涂鸿川在高原资本之初对出资人表示,希望自己的项目有一半以上都能成功。目标实现后有出资人来取经,涂鸿川用两个字概括——专注。

然而,对于高原资本中国团队来说,高原的模式还不够high。

“过去10年中,我们做的很不好的事情,就是让很多创业者每个季度或者半年就要面对电视屏幕讲英语、开全球会议。这种事情我不想再干了。” 涂鸿川说。

2015年11月高原资本年会,涂鸿川向高原资本的另五位合伙人共同和出资人宣布,中国团队将正式与高原资本剥离,成立新的创业投资机构。

如今,4月开始募集的沸点资本一期美元基金和一期人民币基金已经相继完成首次封闭。据了解,两只基金的规模分别为1.5亿美元和5亿元人民币。

沸点资本的出资人主要是有成功创业经验和天使投资经验的企业家,也包括在沸点资本关注领域有行业资源的企业单位,正在沟通的是包括机构投资人在内的财务投资者。

值得一提的是,与涂鸿川有着10年笃深感情的高原资本另五位管理合伙人,都成为了沸点资本的出资人。而且,他们还把高原资本的出资人介绍给沸点资本。

向前追溯,做新机构的想法始于2013年。

2011年奇虎360上市后,作为360最大VC股东的高原资本是大赢家。看着银行账户里的数字,涂鸿川开始担忧可能随之带来的安逸感,并尝试作出改变,以避免“不进则退”的情况出现。

寻找合伙人

谈及为何不沿用高原资本的品牌进行“升级”,而是从零开始打造新的VC品牌,涂鸿川如是说:“我们要做的是2.0版本、3.0版本,不是新的1.0版本。”

与高原资本的管理合伙人和出资人沟通后,其新机构的推进工作迅速展开。作为个人的更新,2015年,涂鸿川在42天内瘦身10公斤,并且开始打泰拳以保持战斗力。

VC的工作没有厂房、没有设备,核心在于合伙人平台的搭建、投资策略的设计和投资理念的执行。归根结底,在于人。

2013年开始,涂鸿川就在不断的寻找新的合伙人。

2014年,姚亚平加入高原资本。姚此前供职于百度投资并购部,参与过的投资项目包括去哪儿、安居客、7k7k等,也是百度离职老员工社群“百老汇”的活跃成员。

2013年,正在考虑转型的涂鸿川因为途牛的项目和姚亚平开始有所接触。涂鸿川说,最早对姚亚平印象深刻,是听闻他在尽职调查之后毙掉了几个已经过会的项目。

“我可以告诉你,这个不正常。”涂鸿川说。

姚亚平看似非常规的选择,让涂鸿川坚定,这就是他要寻找的搭档。

“他的打法和我的接近——‘狙击手’规则的打法,不仅精准,还能在投后去做‘贴身服务’。”于是,涂鸿川前后找姚亚平谈了13次,最终将姚请到了当时的高原资本。

2015年,于光东加入。于光东此前供职于奇虎360,先后任销售中心总经理、导航搜索事业部总经理、360公司副总裁等。2014年开始,作为高级副总裁负责360公司互联网产品和商业化团队。

涂鸿川在2007年第一次见到于光东。当时涂到360找周鸿祎聊浏览器,周叫上28岁的于光东参会。一年后涂鸿川和周鸿祎聊另一个产品,周还是叫着于光东一起。到2015年离开奇虎360时,于光东已经是高级副总裁。

“光东是难得的通才,财务出身还精于产品。他的服务心态特别好,能够发自内心的主动帮助创业者。”涂鸿川说。

服务式合伙人

涂鸿川依然坚持在行业调研、投资尽调的过程中亲力亲为。他举例说,不久前投资团车网时,和姚亚平一起走了20多加4S店、主机厂、行业伙伴,50多页的投资报告由这两位合伙人执笔完成。

“如果一个GP不去享受这个过程,那不是放弃了VC投资里最好玩的事情了么。”在他看来,尽职调查是难得的“借口”,去拜访被投企业的客户、到一线去深入了解具体行业。

深度参与到被投企业的具体运营中,看起来仅仅是为被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实则也能让投资机构有机会一直处在行业前线,并获得被投企业的更多尊重和认可。

2006年,投资奇虎360后,常常“混迹”在360办公室的涂鸿川听说360的客户提出企业版的需求,但当时将主要精力放在C端用户的360无闲暇分心于企业端。一番调研后,高原资本选择了云安全企业网康科技进行投资。

硅谷有一种说法叫“黑帮效应”,指一些知名投资机构和优秀的被投企业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分享网络和资源,在更多的领域进行投资。中国VC行业经历了20年的发展后,也正在出现同样的现象,这一行业的投资人和创业者们也将更为得益于此。

“我们在360的贡献远远不如他们在财务上给我们的回报大。这种回报极大的超出了我们当初的投入成本,在二级市场是一定不存在的。”360公司为高原资本带来的回报,还包括360团队的认可、360后续对网康科技的投资以及于光东加入沸点资本。

沸点资本的定位是服务式合伙人平台,把被投企业看成是合伙人、把出资人看成是合伙人。

 

“今年下半年的气氛比较像2007-2008年。当时市场上有很多钱,但没有流动性。从经济市场来看,这叫’投资者的心理因素’。”涂鸿川如此分析当前的创业融资环境,并介绍,创业企业在2007-2008年普遍遭遇融资困难,但当时的市场环境打磨出一批业务扎实的独角兽,典型代表包括京东、奇虎360、58同城。

涂鸿川说:“作为专业的基金投资者,我们必须理性。但VC不能像二级市场投资一样只靠理性,还要有情怀。我们面对的不是一只股票,我们面对的是创业者、合伙人,他们中的很多都是倾家荡产来做这个事情的。”

上一篇:投资狙击手涂鸿川:好的商业模式不是指“挣 ... 下一篇:沸点资本涂鸿川:离开高原资本 是因为不够H ...

联系我们

010 - 80699060

bp@axpfund.com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4号77号楼

Copyright © 2017 沸点资本 All Rights Reserved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