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点资本涂鸿川:离开高原资本 是因为不够HIGH了

分类:行业新闻 发表时间:2016-07-01

“你们觉得行情怎么样?”一落座,涂鸿川先打开了一个话题。从2016年3月份开始,沸点资本开始在一些会议上露面,至此,曾经投过奇虎360获得超5亿美元回报的涂鸿川,在离开高原资本后的新去向也就此落地。他与原高原资本执行董事姚亚平、前360高级副总裁于光东一起,成立了新基金沸点资本。

涂鸿川更喜欢称这家新基金是高原资本中国的升级版,“沸点资本不是新品牌而是更名。”

在离开高原资本和高原资本离开之间,涂鸿川认为时代变了。“隔着太平洋的美国的合伙人很难理解中国本土的创业环境,而且本土化的时代已经开始了。”

对于新基金,除了最拿手的TMT,体育文化是涂鸿川关注的方向,新基金也会延续狙击手重质不重数量的打法。他还形成了一套双二八原则,即“80%的成功率,20%的失败率;在人员构成上,80%的GP和20%的非GP。”GP专注做好投后服务、亲历亲为做投资,是从业21年投资的涂鸿川至今还乐此不疲的事。这也是保持高回报率的秘诀之一。

回到一见面时谈及的话题,涂鸿川表示,如今,投资面临的环境的确是寒冬,“市场上永远都有钱,但钱放不出来,缺乏流动性,这就是寒冬。”

如果做类比,他认为市场的整体气氛更像是2008年的时候,“没有流动性对投资者的心理是很大的影响,所以这种寒冬更多是心理层面的。”涂鸿川说。

在2015年市场近乎疯狂的时候,涂鸿川并没有投新项目,而是选择退出,“我们认为去年是非常好的退出时机,一共退出了3个项目。”

今年,涂鸿川认为是个投资的好机会,“这样判断,并不是因为估值下降的关系,一家会有200亿人民币估值的公司,早期即便估值被从5亿元涨到10亿元,影响也不会太大。重要的是创业者的心态和格局。”2007年-2008年,经历了一轮低谷期,58同城、奇虎360、京东这些当时融资都遇到过不易的企业,如今已经成长为超级互联网公司,“经过了低谷的战斗力是完全不同的。”

离开高原资本和高原资本离开

约见涂鸿川的日子6月30日,这一天恰巧是他最后一天在高原资本工作。对于他的离开,高原资本的合伙人们感到意外,“高原资本在中国的投资一直保持稳健的风格,涂鸿川在高原投资了的9个项目,2个IPO,三个成功退出,目前IRR是62%,其中还有奇虎360,六间房,途牛网这样高回报的项目。”

回忆在高原资本工作的日子,涂鸿川用了一种会令很多人艳羡的状态,“看着银行账户里每个季度掉下很多钱,心态就不好了。”涂鸿川认为,这是VC人的通病,做的不好时候反而很拼,好的时候“人的沸点就找不到了,就是按部就班的按流程做事,不温不火就太没劲了,而且在过去十年,我们让很多创业者三更半夜来开电视会议,让他们说英语,这事情我不想再干,我们希望帮助大家找到各自的沸点,一起沸腾。”三年前开始的这种感觉,让涂鸿川想要寻求变化,“在高原不够HIGH了。”

如何改变?涂鸿川觉得第一步要从自身开始,当时还是360高级副总裁的于光东,送给涂鸿川一份礼物,瘦身计划,于是涂鸿川开始想找一些Crazy的,以前想做没有做的事,他选择了学打泰拳,42天他瘦身20斤,他觉得这一切物理上的改变都是为了让自己在下一个十年能够保持战斗力。

2015年11月的高原资本年会上,涂鸿川和高原资本的合伙人一起向LP出资人告知了要离开的消息。2016年3月注册了沸点资本,4月,开始新基金的成立和募集。

如今高原资本的GP是沸点资本的出资人,“他们还把高原资本的LP也介绍给了我们”,涂鸿川说,与高原资本十年的感情不言而喻。

伴随新基金的更名,高原资本在中国的时代也宣告结束,未来其将不会再投中国。为什么选择这个时点离开中国,涂鸿川说,因为“时代变了,高原会更专注在美国的投资。”

“隔着太平洋的美国的合伙人很难理解参与中国本土的创业环境决策,而且本土化的时间时代点已经开始了……”涂鸿川认为,基于这样的原因,投资人及投资机构近来的变化都很理所当然。

VC如果还是跟创业者拍桌子心态 那趁早别干了

对于新基金沸点资本,涂鸿川认为更多的是从高原资本中国更名,而非新品牌。高原资本中国未退出的4个项目的后续事宜,也将有他继续管理完成。

涂鸿川透露,沸点资本为人民币、美元双币种基金,近期刚完成第一次交割。新基金的投资打法依然延续此前团队的“狙击手”打法,不过相较于以前,沸点将会有所提速,沸点计划一年投8个以上的新项目。涂鸿川还有一个不同于传统理解上的二八法则,他要求所投项目中有80%成功率、20%失败率。涂鸿川认为,要实现这样的超高创业回报,作为专业的基金管理的“理性”及创业者合伙人的“感性”是不可缺一的。

LP曾经怀疑涂鸿川“量不大但所投的一半的公司是成功的,他们觉得这个不靠谱。”以至于做到时,LP也很好奇,“就是专注,项目数量超过到了一定程度,很难保证能提供很好的投后服务。”涂鸿川说。

对于LP的选择,涂鸿川也有自己的考虑,他表示沸点资本的第一批出资人分几类,第一类为成功的创业者,第二类为企业战略LP,“已经有三家,标准是哪些是被投企业需要资源,这样的LP则是优选,从企业合伙人的角度去考虑。”。第三类则是需要一个稳定有经验的财务LP。

把被投企业当成合伙人,做一个服务式的合伙人平台,是涂鸿川对沸点资本的期许,“1995年的时候,资本是绝对的强势,2005年的时候GP面对创业者是可以拍桌子的,现在做VC如果还是这样的心态,那趁早别干了。”涂鸿川说,这个行业没有什么投入和硬件设备,最终考验的是搭建平台的理念是什么,如何执行,这一切的落实方都是人。我们目标是建立个帮助大家找到沸点的平台。

在合伙人的选择上,涂鸿川有两个标准,第一服务式合伙人,第二需要有产业背景,看得懂产品。

于光东,在互联网圈子里,他是公认的奇才。在奇虎360时,曾做出过多个用户上亿的产品,包括360导航、浏览器。同时也商业化的专家。当年涂鸿川与周鸿祎聊360做浏览器产品时,28岁的于光东就常被周鸿祎招过去一起讨论。托周鸿祎的牵线,开始与这个奇才认识。涂鸿川说,从2007年开始到现在,于光东的职位在奇虎360一直提升,2015年,他离职奇虎360时,35岁,已经是360的高级副总裁。他最大的乐趣是与创业者分享他做产品,搞市场推广的亲身创业经验

姚亚平曾经在百度做过战略投资人,投资过去哪儿、安居客,“是百度百老汇的活跃分子。”

涂鸿川说他第一次是从姚亚平的老板处听到这个人的名字,后来在途牛的募资项目上,他与姚亚平有了正面的交集。姚亚平的打法与涂鸿川很接近,狙击手且重投后,不过初次接触,姚亚平手头上已有其他四家的offer,涂鸿川笑称,他就像追求姑娘一样,见了姚亚平13次,最终让这个涂鸿川“中意”的合伙人决定加入高原资本,现又一同组建沸点资本的班底。

一句话总结两位合伙人,涂鸿川说,“对项目的判断力特精准,服务心态特别好。没有人拿枪逼你去给投资的项目干活,都是出自内心的。”

在团队成员构成上,涂鸿川也同样有一个二八原则,即80%是资深合伙人,20%是非GP,“有事的时候,找到的都是合伙人,而不只是挂名。”

投资团车网是个很好的例子,涂鸿川和姚亚平两人走了多个城市的20多家4S店、主机厂、汽车厂家、竞争对手,面对面的做尽职调研,五六十页的报告中,一半是涂鸿川自己写的。“这是很难得可以接地气的去了解一个行业,也是我们唯一一个借口去见被投公司的顾客。”涂鸿川团队亲历亲为的实践,让在这个过程中学到的行业知识,刚好可以用在投后服务中。

做了21年投资,涂鸿川依然享受亲自动手的过程, “这是VC里最好玩的东西。”亲身的体验有时候不只是针对某一个项目,“有很多新的项目都是从尽职调研的过程中了解到的。”涂鸿川说。基金的GP必须在前线作战,而非看报告做决定。

除非不投,投了就是合伙人。涂鸿川认为,公司辛苦的时候更是投资人需要出力的时候,而不是公司做的不好的时候,投资人就自动筛选过滤淘汰,“如果单纯的只从看财报和用户数据的角度来衡量,我们当初不会投奇虎360也不会投六间房。我们更重视团队与产品”

那未来,会有什么样的TMT新机会,涂鸿川说,下一波的C会非常有意思,比如5G的情况下,手机的速度就是wifi的速度,这样一来,“应用将会是全新的,另外,智能企业化,下一代的新技术,比如意念互联网,都是比较有意思的行业。”涂鸿川说。

上一篇:从高原到沸点: 10年VC“狙击手”的新征程 ... 下一篇:《我要你开花》曝出品人系列海报 商界大佬 ...

联系我们

010 - 80699060

bp@axpfund.com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4号77号楼

Copyright © 2017 沸点资本 All Rights Reserved

官方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