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好未来之外的“隐形教育巨头”,连接3000家学校的高思模式

分类:行业新闻 发表时间:2018-04-04

高思教育成立于2009年底,于2016年11月30日完成新三板挂牌,2018年3月6日申请摘牌。

 

前四年,高思深耕K12线下培训,用“小班培优+1对1辅导”成功生存;后四年,高思顺势“触网”,通过“爱学习+双师课堂”打开B端市场。

 

今年是高思发展的第9个年头,高思也在2017年完成沸点资本和华人文化产业基金领投的5.5亿元战略投资。猛攻to B业务,牵手互联网资本,从新三板摘牌,高思一系列的动作绝非偶然。

 

高思创始人须佶成向i黑马记者透露,“高思正在走S2b2c赋能之路,相较于一家培训机构,如今的高思更像是一个连接器。”

四年一段

 

2009年底成立,2010年寒假第一期培训开班,今年是高思的第九个年头。在过去八年的时间里,高思创始人须佶成称是“四年一个转折,四年一个阶段”。

 

2010年至2013年是第一个阶段。

 

2010年起步的高思,在教培市场上似乎有点晚。彼时,学而思(好未来)、学大教育、环球雅思纷纷在这一年赴美上市;新东方也将业务重点转向K12(中小学课外辅导)业务,并不断开店扩张;生于上海的精锐教育也发动“北伐战争”,疯狂地闯进北京市场。

 

“2010年海淀黄庄那条街,中关村大街全部都是精锐的广告,曾经轰炸了一个月。进来的架式十分凶猛,我们就是在那个时间点成立的。”须佶成回忆道。

 

在教培竞争白热化的时候,高思在四号线和十号线的交界处,海淀文化艺术大厦的六层,开始了自己的培训业务。

 

活下来,是高思第一个目标。

 

现在回想起来,为什么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时间点,高思依然可以做起来?

 

首先,源于高思的团队基因。高思的创始团队多是北大理科院系,同时有过在人大附中兼职的实战经验。“我是第一届去人大附中帮着干活的北大学生,后来理科院系很多人陆陆续续去人大附中帮忙。我们在人大附中做测评、编教材、授课、培训同学当老师。”须佶成称。

 

其次,高思非常重视教研。须佶成认为高思对于教研、教学天生比较敏感。“2010年,高思就做了一件轰动整个行业的事情。我们把自己教研体系和教材在行业中公开发行,竞争对手都会直接拿来用。相当于我们把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公众于世了。”

 

最后,高思的位置也是其一大优势如今的“高思教育大厦”坐落在中国教育核心交界点上。往北一公里是清华,往西两公里是北大,往南五十米是北航的院子,往东不到一公里是学院路,中科院研究生宿舍就在斜对过。“以三公里为半径画个圆,把中国最好的高校都包进来了”,须佶成表示,“在这儿做培训,招老师都很方便。”

 

高思是2013年1月搬进如今坐落在北四环边上的大楼的。“在2012年6月,这个楼还是一个水泥框,窗户、水电、暖气都没有”,须佶成向i黑马&火柴盒记者介绍,“从装修到租金完全超出了我们的预算。租金两年一付,花了三千多万,为了搬进来,我们还向银行借了钱”。

 

2013年,高思在北京只有7、8个教学点,三千多万意味着在当时能开20多个教学点。须佶成站在“高思教育大厦”向外看,北四环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

 

每一辆车都有明确的走向,可高思的发展之路却变得有些模糊了。

 

 

2014年至2017年是高思第二个阶段。

 

须佶成表示:“2013年一整年我都在讨论思考高思未来的路。从基因来看,我们并不是运营和连锁加盟的基因,我们的基因还是偏向课程研发和教学。”

 

不去外地开分校,专心在后端做内容。并且,向同行培训机构开放自己的教学和产品体系,开始to B之路。

 

2014年1月,高思非常开放地向同行移植了数学和语文产品的体系,甚至老师也可以到高思来进行培训。2014年下半年,高思开始“触网”,利用互联网解决距离问题。2015年8月12日,基于在线“互联网+教学”的to B平台“爱学习”正式发布。

 

接下来的两年,高思to B业务迅速发展。2017年上半年,该业务的营收为6962万元,超过其2016年整年的收入。目前更是服务全国近三千家学校,影响学员上百万。

 

2017年以后,须佶成明显感觉到高思又出现了一些变化。“我们在跟各个元素紧密连接。一方面我们连接了学生和家长,一方面我们连接了老师和学校,并且我们还在连接新的技术和产品,视频公司、内容产品也非常愿意跟我们合作。高思越来越不像一个培训机构了,越来越像是一个连接器。”

 

将来,高思要发展成K12培训的智能云平台,走S2b2c的赋能模式,让天下没有难做的教育。须佶成说:“14、15年是初步的实践,16、17年是快速发展,18、19年要进一步完善产品和技术,同时积累数据。到2020年完全实现,课程在云端,授课在云端,服务在云端。”

 

基于新的定位,高思正在全方位地转型发展,其中也包括接受新的融资。

 

与沸点“联姻”

 

2017年9月以来,高思累计完成了5.5亿元的战略投资,由沸点资本和华人文化产业基金持续领投,创新工场、正心谷、中金公司等跟投。

 

谈到和沸点的“联姻”,须佶成称:“第一,沸点的创始人团队更懂互联网,能在产品、技术、互联网等方面,开拓高思的视野。第二,沸点会站在我们的角度,帮我们梳理商业模式和战略打法。”

 

沸点资本创始合伙人于光东和须佶成同为长江商学院互联网学会的校友,须佶成提到:“在沸点没有投资高思之前,于光东就十分热心地为高思的发展提供了很多有实质帮助的建议,并且毫无保留地解答我提出的所有问题,当时就觉得,于光东这个人特别的真诚,完全理解我当时的痛点,不像是一个投资人,更像是我的创业伙伴。”

 

当然,投融资需要创业者和投资互相看对眼,沸点选择战略投资高思肯定也有自己的想法。

 

沸点资本合伙人于光东把教育行业分为两种,一种是线下教育公司,另一种是线上互联网教育公司。他笃定,教育和互联网的真正爆发点一定是“教育乘互联网”。

 

当下,整个教育行业好比“楚汉对峙”,线上线下双方都想占据彼此的市场。

 

线上企业想向线下发展,增加体验,扩大收入;线下企业想往线上发展,用互联网工具,扩大影响范围。线上企业发展线下业务,会遇到开店、运营、装修、获客、续课等挑战;同样,线下企业向线上跨界,也会遭遇数据的获取、管理、应用等难题。

 

显然,于光东更看好知名的线下教育企业。教育市场本来就很分散,能将线下教育做成品牌的公司,一旦乘上互联网的东风,必然会有一个指数型的爆发式增长。

 

于光东曾公开表示:“高思拥有革新传统教育的基础。”

 

首先,高思作为国内K-12领先的教育机构,在教研、服务体系方面已经具备成长为大型教育集团的基础,推出的服务也在学生、家长当中树立了良好的的口碑;

 

其次,高思首次将产教研体系产品化地向其他教育机构输出,首创了教育领域的“安卓模式”,让天下没有难做的教育。

 

并且,沸点认为高思在产品研发和迭代上具有巨大的想象空间。

 

第一,线上线下的内容生产形成闭环,线上教研加线上大数据,能节约用户成本并使得课程更加智能。

 

第二,高思从C端向B断的平台业务拓展,也是对传统教育体系信息及资源透明化的尝试。深度挖掘的数据和使用场景会在未来产生更大的价值。

 

“摘牌”后,去向何方?

 

从“小班培优+1对1辅导”打开C端市场,到推出“爱学习+双师课堂”拓展B端业务。8年里,高思利用创新的模式,绕开与新东方和好未来的直接竞争,成功生存了下来,并且to B模式也已跑通,未来发展更加值得期待。

 

须佶成表示,2017年高思C端的业务占2/3,B端业务占1/3。接下来,可能会反转过来。而在2015年,高思B端业务仅占1/20,2016年也只不过占1/6左右。

 

此外,据高思2017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营收2.65亿元,同比增长55.96%;净利润3592.15万元,同比增长163.25%。

 

那么,在营收稳定,增长可期的情况下,高思为何要摘牌新三板?

 

须佶成对i黑马&火柴盒记者表示:“我们在新三板摘牌的过程中也发了公告,我们希望能够到更大的平台上去,这是毫无疑问的。”

 

“现在只是摘了,未来的选择没有做出明确的结论。我感觉不一定现在就要去上市,我们做的模式还是比较开始的阶段,还需要一些实实在在的积累。”“当然我们计划是希望能够在更大的平台上发展,从A股、港股到美股都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须佶成补充道。

上一篇:于光东:互联网产品大拿中演话剧最好的投资 ... 下一篇:沸点资本涂鸿川:AI赛道将出现十亿、百亿甚 ...

联系我们

010 - 80699060

bp@axpfund.com

北京市朝阳区工人体育场北路4号77号楼

Copyright © 2017 沸点资本 All Rights Reserved

官方微信